祛除鬼印(1 / 2)

如果厌鲁是疯子,那古人就是疯子的克星。

就在厌鲁狂笑之际,古人突然抬腿往他的右膝后的腿窝上一踢,厌鲁毫无防备的往前扑通一下跪倒,古人接着再往他的后脑勺用力一拍,厌鲁再度往前趴倒在地,他痛得哇哇大叫,非常狼狈,但古人毫不留情继续对他一顿操作。

古人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支毛笔和一碟红红的墨水拿在手上,只见他飞快地将毛笔蘸水,再用力将厌鲁趴在地上的双手手掌上翻,这又引来厌鲁的哀嚎,古人用毛笔在他双手的掌心上画一个奇怪的图案。

就在厌鲁望着自己手心上奇怪的图案发楞时,古人接着又绕到厌鲁的背后,用脚踩住厌鲁的脚掌使其摊平,当然他这会儿可没有怜悯之心,此举又引来厌鲁的一阵狗叫声,古人没有理会继续在厌鲁的左右脚底上也画上同样的图案。

画完之后古人来到他的面前,只见厌鲁瞪大眼睛无辜的望着古人,“闭上眼睛。”古人对着厌鲁下完命令后,没等厌鲁闭上眼就开始对着厌鲁的脸开画,从额头、眉心、鼻子、两颊、下巴一直画到脖子,整张脸无一免,厌鲁成了个大花脸。

“衣服脱了。”

脸上被画成花脸的厌鲁突然变异常听话,他乖乖地脱下上衣,他一脱上衣,古人马上在厌鲁胸前作画,图案依照面积的大小而有所不同。

古人画完胸前接着画背面,从头到尾一气呵成,那碟红墨水已经见底,古人的最后一笔就画在厌鲁的脊椎尾端臀部上面。

一画完,古人就像刚做完剧烈运动喘个不停,而厌鲁则是一动也不动地跪在原地。

“师父,画完了吗?腿不用画吗?重要部位不用画吗?”厌鲁似乎意犹未尽,想让古人替他画满全身,看来他挺享受。

古人没有答话,短暂休息后,又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把跟电影道具一模一样的金钱剑,他几次深呼吸后,一提气,举剑飞舞又是另一种境界,我看过古人很多次跳舞般的做法,但这次舞剑是最精彩的。

金钱剑在厌鲁身上、四周比划,有时好像是用力砍物、有时像是轻挑断物,就像厌鲁身上有好多条绳索束缚一样,古人正用剑为他清除这些束缚。

过了好一会儿,古人才停剑,他仔细检查厌鲁身上,似乎他眼里看的见那些无形的束缚,最后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到他点头,厌鲁高兴地想起身,毕竟他一动不动的跪了那么久,腿早就麻了。

“你身上的符咒等太阳下山才可以洗

掉,现在别乱动,万一身上的符咒花了、糊了就没效了,要等朱砂干了オ能动。”

原来红红的墨水是朱砂啊,真的是开眼了,我只在电视、电影上看过道士用朱砂画符、避邪,亲眼所见还是头一回。

厌鲁赶紧乖乖地又跪回地上等身上的朱砂风干,我只见过跟老师顶嘴、跟人斗嘴的厌鲁,如此听话安静的厌鲁,也是头一回见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