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上的绳子(1 / 2)

古人看我苦笑,安慰我说:“傻一点没什么不好,有时人太过精明,聪明反被聪明误。”

古人进一步解释,通常闹鬼的地方无非是有人死在那里,死后不甘心,导致鬼魂留恋人间,再不就是那个地方极阴或聚阴不散,而我住的那间套房恰巧两者皆具,但他觉得其中肯定藏有玄机,他在厌鲁的直播中发现吊死鬼皆现身于那面墙上,而我在梦中发现墙后有大量的吊死鬼,这更证明套房内那面墙有问题。

听古人这么说,我突然想起胖子呆出事时,两眼直盯着墙面,原来那晚就已经开始了,错怪胖子是因为贪吃才那样的了,觉得有愧疚。

此时我的手机突然响起,竟然是厌鲁的号码,我小心地接听电话:“喂!怎么了”

“是我!你在哪里?”

果然是厌鲁,才刚回魂就追过来了。“你的手机不是在警察那里?”

“他来医院看我,顺便把手机拿过来了,你在哪里?”

我知道他想干嘛,也清楚自己不想答应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他,只好沉默不语,希望他能知难而退。

“你到底在哪里?如果你不说,我晚上就到店里找你,别想躲我。”

我太低估厌鲁了,他不是个会知难而退的人,被他盯上很难甩开,就像个猎狗一样!

我用手捂住手机,低声告诉于瑄,厌鲁找我,我还简短地说明厌鲁找我的意图,希望聪明的于瑄能帮我想个理由拒绝他。

“让他来这里。”

我没料到古人这样说。

“让他来这里,他被盯上过,身上会有印记,需要做法事去除印记。”

古人都这么说了,我只好乖乖听话让厌鲁来这里,只听见厌鲁在手机那头兴奋的表示马上到,我的心情反倒沉重,有他搅局事情一定会节外生枝,我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

等厌鲁的期间,古人要我在道祖神像前打坐,由于一夜未眠又刚吃饱,瞌睡虫早已攻占我的大脑,压垮我的眼皮,此刻听到古人要我打坐正合我意。

于瑄似乎打定主意作陪到底,她也坐在一旁低头入睡,我们三人在这道堂里伴随着午后炎热的阳光,在一阵阵的凉风中,沉沉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好像有人在叫我。

“陈光明,陈光明”

我勉强自己睁开疲惫的双眼寻找叫我之人,环顾整个道堂只见古人和于瑄各坐在一旁打盹,并无其他人。

“陈光明,陈光明。”

我循着声音往上一看,卧槽,是大木桌上的道祖在叫我,我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看仔细,道祖竟然对着我笑,还眨眨眼跟我打招呼。

“无欲则刚,无邪不侵,光明指路,众生脱困。”

道祖的声音浑厚而悦耳,但我不懂他的意思,正想开口问他时,他又再覆诵一遍,但我还是不解,皱着眉头摇摇头,没想到他老人家不厌其烦的再说一次,但我仍困惑。

他就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念过之后,道祖突然对着我的脚指了指,顺着他指的方向,我望向我的脚踝,惊讶发现我的脚踝上何时也被一条黑色绳子栓住,而这条绳子跟我梦里看见那条栓在怨灵脚踝上的绳子一模一样。

我赶忙要将绳子解开,却发现绳子没有绳结,好像长在我的脚踝上一样,我急得想哭,赶紧望向道祖求救。

“解绳还须系绳人。”

道祖说完后竟从神桌上直接走下来,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道祖走到我身边对着我微笑,我看傻眼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