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鲁苏醒(1 / 2)

我的哭引起了这群吊死鬼的注意,它们不断向我追过来,我已顾不得害怕,强打起精神用手背抹去不断涌出的泪水,边紧贴着灰白的墙面逃命,我绕了一圈又一圈,仍逃不出去,这场景好像我看的僵尸片中的场景一样,幸好这些吊死鬼没有咬我,但被鬼追有多恐怖,没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

就在我因害怕而哭泣狂奔之时,耳边突然响一个声音。

“你还不醒来,哭什么哭啊?”

这是古人的声音,我突然清醒了,睁开眼睛,古人就在我眼前,他又对我说了一遍:“你哭什么?睡那么久还不醒来,你不去上班吗?”

我起身扑向古人用力的抱着他,没想到在绝望之际还能见到他,我抱着他放声大哭,哭得像个孩子,自从我老爸意外死亡后,我再也没像现在这样痛快地哭过,害怕、委屈一涌而出,古人没推开我只是静静地任我在他的怀里大哭,我当时真的像个吓坏的孩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稍稍平复心情,啜泣着擦了擦眼泪,古人这才开口问我梦境,我吸了吸鼻涕心有余悸地跟古人诉说刚才死里逃生的恐惧。

“我刚才以为自己逃不出来了,真的快被吓死了,幸好有你叫我,我才醒来,万一我没醒来,在梦里被那些吊死鬼给弄死怎么办?”

“就跟你朋友一样。”古人面无表情地说着。

“我朋友?哪个?”我这才想起自己在梦里见到的情境,我还没帮阿翔贴上黄纸。

我问古人,古人面无表情地思考着,过了一会儿他要我将梦境一五一十的详细说给他听,于是我从一开始听见厌鲁啜泣声开始说起,直到我说完,古人都没有开口。

我见古人不发一语不禁慌了,直问他为何我见到阿翔时手上没有多出一张黄纸?

古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走到小客厅里的那面墙仔细推敲,我知道古人不爱说废话,他不回答就表示不想回答或无话可说,但我不想阿翔变成植物人。

我一连问了好几回,古人仍旧只对那面墙有兴趣,等他将整面墙来来回回瞧上好几遍后终于放弃继续摸索,回头问了我一句:“梦里,这面墙后面的样子,你能说再详细一点吗?要是能画出来更好。”

卧槽!我从小就没有美术方面的天赋,希望古人的想像力能弥补我这方面的缺陷。

我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空白的一页开始描述我所梦的景物,等我说完后自己看了一眼所画的图,只能用一个“惨”字形容。纸上我画了个大长方形,长方形上方我画了好多线条,简单的人形代表那些吊死鬼,下端用几条S形的线条表示黑影,整张画还不如小孩的涂鸦,跟梦中的恐怖空间一点都不像,反倒有些像小学生的美术作业。

古人看了看我画的图,脸色十分沉重,让我更加担心,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是情况不好,还是他看不懂我的画?

“我们先离开,你去上班,我晚一点再去找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