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杀人后续(1 / 2)

阿翔到院时已经没了呼吸心跳,虽然最后命保住了,但因大脑缺氧过久,恐怕将会成植物人,只好先送进重症监护室观察,医生说情况不太乐观。

这时我才从警察大哥的口中得知阿翔的父母因经商失败,前年两人为了躲债逃往国外投靠在国外工作的大儿子,只剩阿翔一人在北城,警察正积极联络他哥哥回国。

说来这场悲剧怪不到厌鲁身上,因为有太多人亲眼见证是鬼杀人,但阿翔会发生种事情说到底就是厌鲁害的,到底直播时到底发生什么事?我只看了直播,不清楚为何会搞成这样。

后来我又赶回店里上班,于瑄十分关心他们的状况,我从她口中才粗略得知直播时阿翔的状况,但于瑄说画面太过惊悚,她不敢仔细看清楚。

听她这么说,我的内心忍不住咒骂厌鲁这个害人精,但一想到他也在昏迷中,又不忍心过分咒骂他。

一下班我又赶回医院,阿翔还在重症监护室,一直昏迷,情况非常不乐观,厌鲁也在昏迷中,他的爸妈接到通知赶到医院,听说他在直播时发生意外,气得直骂他不知死活,竟敢在凶宅做直播,也怪我怎么可以答应他。

我虽然很委屈但是敢怒不敢言,租到闹鬼的套房已经很委屈,被厌鲁这一搅和,我的委屈指数爆表,还怕被房东知道赶我出去。我竟然还想着住下去,唉,怪我太穷了。

警察大哥到医院告诉厌鲁爸妈,警察要调查阿翔的事需要厌鲁的手机,里面有直播录像回放,要确认阿翔不是被厌鲁所伤,所以警察要暂时扣押厌鲁的手机。

我要求一同观看影片,警察大哥本因调查不公开原则不同意我的要求,但我身为案发现场的房客,我的要求不算过分,于是警察大哥询问高层意见,高层同意我一同观看手机里的录像。

警察大哥在警察局的会议室里通过投影仪播放影片,好让大家看清楚事发经过,现场除了我和警察大哥,还有其他几位警察、刑警。

影片一开始,厌鲁站在公寓大门外,阿翔开门迎接他,两人显然是精心打扮一番,厌鲁笑着给观众介绍阿翔,两人边上楼边介绍这栋公寓的各楼陈设。

我发现那时公寓里的自动感应灯还是故障的,全都直接亮着,如同一般公寓公共走廊一样,我暗自骂自己又忘了跟房东提这件事。

通过直播,我还是第一次完整地观看公寓每层楼的摆设,除了一楼只隔有一间套房外,其他每层都跟4楼一样隔成三间套房,公寓是狭长型的房子,深且长,每层楼过道只有最后面有一个小小的窗口,窗外便是那个巷子,格局也如4楼一般。

若真要说哪里不同,这时我才发现只有我那间套房门上有贴一道符。

他们两人说说笑笑、绘声绘色地说着这栋公寓里每间套房都有房客自杀的事,阿翔还自曝在套房里有过中邪的经验,这时影片中的厌鲁用夸张的表情暗示他们要采访的套房便是阿翔中邪的地方。

一开始他们进房时还有开灯,他们俩一搭一唱的介绍我那间小小的套房,在影片上看着套房内如样品屋房般的摆设,美轮美奂,现场竟然还有警察说羡慕我能住进这么漂亮的套房。

但眼尖的我发现影片里,那个影子又出现了它仍旧站在玄关的角落用那幽怨的眼神瞪着他们,但除了我,没人发现它的存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