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里的鬼影(1 / 2)

那双冰冷死白的脚丫子次次地拂过我的脸颊,触感越来越真实,越来越用力,后来渐渐变的炙热疼痛,最后就像有人用锤子在我的脸砸了一下:“妈啊!痛死了。”

“你终于醒了。”

惊魂未定的我终于从噩梦中醒来,我的救命恩人竟是阿翔,望着眼前的阿翔,我的泪水差点夺眶而出。

“吓死我了。”我不停地大口喘气来平复我受惊的心。

“你做噩梦,我看你发出哼哼啊啊的闷声,双眼紧闭整张脸扭曲又全身僵硬,心里猜想你是不是被鬼压了,怎么样?恐怖吗?”厌鲁在一旁一副看好戏模样,真令人讨厌,他竟然还拿著手机对着我拍。

“恐怖,超级恐怖。”我没好气地用力拨开厌鲁对着我拍的手机,看了下闹钟,原来我才睡不到分钟,也就是我才一睡下就进入了可怕的噩梦。

“有多恐怖?说说看。“厌鲁仍拿着手机继续对着我拍,很兴奋的样子。我不耐地翻了翻白眼,再次伸手拨开他的手机,我实在不愿再想起刚才的梦境。

厌鲁不死心地追问,我坚决闭嘴不提,没想到他突然说了句:“你该不会梦到吊死鬼了吧?”

当下我就愣住,立刻回问:“你怎么知道?”

我真的太嫩了,一下子就被厌鲁套出话来,原来厌鲁只是随口胡说,并没有任何的证据,只是他为何会脱口而出吊死鬼呢?

厌鲁像中彩票般欢呼着,这下子连阿翔都兴致勃勃地凑过来,在他们俩人联手之下,我被迫说出刚才的梦境。

在闹鬼的地方梦见鬼是一回事,在闹鬼的地方描述见鬼的梦境又是另一回事,幸好梦境不长,我想简短带过:“我梦见有东西在我脸上,醒来一看,我头上吊了一个人,就这样。”

可惜,厌鲁不接受这么简短的内容,不断追问细节,我被问得很生气,问他到底想么样?

他竟回我:“你梦里的吊死鬼像这样吗?”

厌鲁把他的手机画面转给我和阿翔看,那是他之前趁我洗澡时在套房内胡乱拍的,画面定格在客厅的绿色墙上,隐约有个垂吊的人影。

一开始拍到时,人影并不明显、不易察觉,诡异的是厌鲁拍那面墙整整秒定格不动,人影渐渐明显,最后连脸部表情都能看出一二,让我忍不住惊声尖叫。

“妈的,你干嘛拍这个?fuck!fuck!fuck!”阿翔连声咒骂,他也被吓到了,下意识地拍打着厌鲁,这下他终于相信我说他中

邪的事。

“我不知道拍到了这段,好像是之前跟你说话时,手机拿着录影恰好录到,我并不知道录到什么画面,反正最后都会剪接,没必要一直盯着看。现在跟你们边说话边看影片才看到这个,你说梦到吊死鬼,我才会问你是不是像这个样子。”这家伙好像一点都不害怕。

我全身毛孔紧缩,我们三人面面相觑突然沉默了起来,我们很有默契地慢慢一起转过头去看着客厅那片绿色的墙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