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压床(1 / 2)

看到我呆立在原地,厌鲁好奇的挤到我身旁望着我的床,皱着眉头又上前拍了拍床上的被子,再用手机对着床拍,然后笑着说:“哈哈哈…原来是被子,我以为床上有人,看来你朋友还没有回家。哈哈哈.…你刚刚被吓到了,对不对?胆小鬼,哈哈哈…”

嘲笑完,他又若无其事继续用手机拍我家的浴室。

被他吓出一身冷汗的我好想赶他出去,但厌鲁是个可怕又烦人的小猎犬,级数高出胖子许多,我没自信也没时间跟他对着干。

“厌鲁,我洗个澡要睡一下,你可不可以回你家去,我晚上还要打工,没空理你。”

“不用理我,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互不干涉。对了,我刚刚已经在平台上公告过了,晚上要你屋子里做直播,先跟你说一声。”

“不要在我的套房做直播,房东知道会赶我出去的,你不要一直说我这里是凶宅,好不好?”我尽量摆出生气的表情和语气,厌鲁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没看见,依旧沉迷在他的世界。

沉重的无奈感重重袭来,为何我总是遇到一群喜欢占我便宜、忽视我的人?为何我总是无法拒绝他们无理要求?

我将房间大致整理一下,拿了衣裤就走进浴室,反正拿厌鲁没辙只好也选择忽视他。

洗澡总能让我心情转好,我想到夜班的新同事心情就更好,人生再无奈、再烦躁总会有一小部分是美好的,要看自己从哪个角度观察人生,我喜欢放大美好的部分。

随着洗澡进入尾声,我突然发现今天洗澡没有听到歌声,反倒有些不习惯,于是我随口小声地哼着痴情玫瑰花突显我的好心情。

洗完澡出来后看到厌鲁正在翻阿翔的行李,还有我的家当,他看到我也没有丝毫愧疚,大咧咧地拿著阿翔那本笔记对我说:“你在做诈骗?”

“什么诈骗?别乱碰东西,这是我朋友的。”我从厌鲁手中一把抢过阿翔的笔记本塞回阿翔的行李里。

“那是诈骗集团在用的笔记,我看过类似的,你别想唬我”

厌鲁的话让我一秒傻住,心想:难道阿翔是诈骗集团分子?我回想阿翔第一次跟我通电话那时的情景,越想越觉得可疑。

“这钱虽然好赚,但现在的人被骗多了,警觉性变高,被抓的机率也增加不少,不划算。”“直播,直播比较好赚,色情直播是女模的天下,我们宅男要靠奇招,鬼屋、凶宅也是人气王,光明仔你捡到宝还不知道,等我晚上直播后爆红再签了你,我们联手当网红,你就不用再去便利店上夜班,卑微地活著,宅男也分等级的,懂吗?我是最牛逼的主播王,跟我就对了。”

对于厌鲁的话,我除了翻白眼,还是翻白眼。

“你这套房有什么灵异现象吗?”

原来厌鲁呜呜啦啦说了一长串歪理,这一句才是重点,我没注意随口回了一句:有啊!

厌鲁马上挤到我身旁要我细诉详情,我心想:糟了!中计,不用睡觉了。

“没什么,就眼花,看到奇怪的影子,结果什么都没有,就这样,刚才也是,我常眼花看错。我要睡觉了,你要不要回家?我真的很困,再不睡会死人的。”

没想到我才刚说完会死人的,套房的屋顶上传来一阵清晰的跑步声,接着一声怒吼:“去死吧!”,然后听到一个重物落地的巨大声响。

“那是什么声音?”厌鲁问我,我不解地摇摇头,我们俩同时出套房去查看究竟,套房外走道上的那扇窗是我们第一查看的地方,巷子内仍旧空无一物异常干净;接着我们走下楼去查探,公寓外窄巷内没什么人和车,更无坠地的大型异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