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再次来袭(1 / 2)

回到家后,我感到十分疲惫,望着那张舒适的床,真的好想不顾一切地躺下,尽情地睡上一觉,但责任心重又很缺钱的我只能强打起精神,提醒自己千万不可以请假,已经为安抚老妈请了一天假,全勤奖金没了,绝对不能因为睡觉再请假,虽然这次租的房很便宜,但还是要努力的赚钱和存钱,绝对不可懈怠。

我简单收拾衣物走进浴室,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样子跟白皙宅男竟然越来越像了,眼下的黑眼圈很大一圈。

我轻叹口气,望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我竟然连心疼自己的时间都没有,望着那块龟裂的肥皂才发现又忘记买了!

无奈之余,也只能再次将就着用那块肥皂洗掉自己一身的臭汗。

打开热水,先享受一下莲蓬头的高压水柱冲击着头皮的感觉,瞬间将我这一天的压力减轻许多,这时那个沧桑的歌声再次响起,疲累的我听着那旋律,竟感到有些悲伤,泪水随著热水缓缓流下。

不知过了多久,我放在洗脸盆上的电子表突响起,惊醒了悲伤中的我,我很惊讶自己为何泪流满面,睁大眼睛反问自己:卧槽,哭什么?傻叉!

铃声提醒我,离上班时间只剩下一小时,我赶紧关了热水,擦干身体,穿上衣服,飞奔出门,匆忙的我没注意到,当热水一关,那歌声就再度停止,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我赶着去店里上夜班,这一晚,上班前先喝两瓶红牛撑着,斥巨资买的真有点心疼啊,为了上班精神点没办法啊。一起上班的小廖看我的脸色实在太差,还忍不住调侃我,我没有多说什么,实在太累了,连解释都成了耗体力伤脑筋的事。

靠着上班前喝的那两瓶饮料,上半夜我的精神还算好,但到了下半夜就不行了。

下半夜是十分难熬的,主要是因为耗体力的工作大都已经完成,红牛的作用也即将耗尽,疲累感一波接一波袭来,眼皮越来越重,几乎要撑不下去。

“喂!那么想睡?你小子干什么了那么累?不是找到房子了吗?怎么还不能好好休息,猛打瞌睡?”小廖笑着问我,我边眨眼提神边苦笑,算是回答他的问题。

他递了一小包像咖啡粉的东西给我,“要不要来一包?包你精神好到呱呱叫。”

我没见过这种品牌的速溶咖啡,好奇地接过来看,“啥牌子的咖啡?什么成分都没标示,我们店里能卖吗?”店里打工养成的习惯一时改不了。什么都想卖出去。

听我这么说,他突然生气地把咖啡抢回去,怒气冲冲地大声说:“不要拉倒,标什么成分,要不是看在你平时常帮我的份上,我还舍不得把这种好东西给你!”

摸不着头绪的我被他骂的莫名其妙,不想自讨没趣,所以没再多问什么,恰巧这时开门声响起,我反射性地大声说着欢迎光临,一眼望去,竟然是久违的毒王。顾名思义毒王就是干着和毒有关的工作呗。

毒王也是我们夜班有名的常客,已经消失一个多月,有人说他被抓起来了;也有人说他已经离开这里另觅他处贩毒;还有人说他吸毒太猛,死了;总之,众说纷纭在此刻全都不攻自破,他现在人好好地出现在我们店里,只是眼神更加涣散无神,脚步凌乱并颤抖着,看来应该是刚刚K过。

我和小廖四目对望,大脑的警觉铃声不断响起,看毒王的状态,我们今晚有苦头吃了,只求他别太离谱闹得太凶就好。毕竟我们也不敢惹这种人。

果不其然,毒王一进门就像打醉拳般在店里东倒西歪的走着,双手还不断地挥舞着,不管是撞到货架让货物掉落一地,还是跌撞到其他客人身上,他都像在梦游似地对人家傻笑,或用三字经问候对方,搞得全店的客人怨声四起,好几个客人看气氛不对,东西一丢,连帐都不结了,直接脚底抹油先溜为快。

毒王在店里绕来绕去,最后在柜前定住,他

他嘴里喃喃有词像着魔似的,让人不寒而栗,游离的眼神突然定在我身上,空气瞬间凝结,我们对峙数秒后,他就像丧尸看见活人般对我急冲过来,脸上的神情狰柠可怕。

记得小时候,我家乡举办庙会时都会邀请些巫婆和道士之类在场,巫婆做法时,脸上的神情就是这样狰狞。那简直是童年噩梦啊。

急冲过来的他双手直挺在前,越过柜桌面想要抓住我的衣领,我反射性地往后退开躲避,但柜内空间不大,还是让他拉扯住我的衣服,他用力将我扯向他,张口就往我的脖子上咬,这恐怖情境简直就是丧尸大片啊。卧槽,怎么倒霉的总是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