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浪(1 / 2)

如果当初我知道这套房是凶宅,纵使走投无路,我想我应该还是不会住进来吧!

但人走霉运时,衰事会接二连三的发生,挡都挡不住,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大概就是这个意境。

我的名字叫陈光明,我爸希望我一生光明磊落,才替我取这特别有意义的名字,而我人如其名,从不做亏心事,但亏倒是吃了不少,吃亏当吃补是我的人生座右铭。

我在小七当夜班工读生,这年头能在小七工作没有三头六臂是混不久的,要能忍他人所不能忍才能应付顾客;要有十般武艺才能符合公司的要求。

总之,独自在北城讨生活的我,边读书边打工,日子活得十分充实忙碌。

谁知那天,我正赶著在房租缴交期限的最后一天去AM转帐给房东,途中我的手机突然响起,一看,是我妈的手机号码。

“喂!妈,什么事?”

“你好,我是李成义警察,请问你是陈光明吗?”

“是,我是陈光明,为什么我妈的手机是…”

“是这样的,你妈接到诈骗电话,说你被绑架了,现在我请你跟你妈通电话,请你安抚一下她的情绪,她有点激动。”

原来我老妈被电话诈骗了,电话那头传来我妈哭天喊地的声音,警察说我妈已经转出好几笔金额,诈骗集团贪得无厌才引起银行员工的注意,让这起诈骗曝了光,我妈被警察制止时还不相信自己被骗,直吵着要赶紧汇款救我,怕我会被撕票。

老套却很实用的诈骗手法,就这样,在我老妈的积蓄几乎付之一炬之际,银行的员工报警保住了我妈最后一笔养老金。

但我妈并没有感到庆幸,反而哭喊著要寻死,吓得警察赶紧打电话给我,我也被我妈弄得不知所措慌了手脚,警察在电话那头劝我最好回家一趟,陪我妈一晚。

六神无主的我当时只想到要跟店长请一天假,如果马上赶回老家安抚我妈,晚上就来不及赶回来上夜班了。

店长一听事态严重,虽不高兴我要临时请假,但也只能勉强答应,请好假的我急急忙忙搭了对我来说贵的要死的高铁赶回老家去,一路上又是心疼我妈、又是心里咒骂那些诈骗集团不良分子、又为了自己无端请假感到无奈。

打从在上班以来,我从不请假,为了多赚一点钱,我连休假日都会帮同事顶班赚外快。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