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清摇了摇头,把左手摊开,那张符就直接从希锦的袖子里飞到他的手掌之中被一道光罩住,暂时失去作用。以清对自己这个弟子摇了摇头,有些失望,希锦也算是从小由他亲自教导的,竟没学到半点他的心思缜密:“用这种东西,忘了你是的法术都是从哪里学来的么?”

    以清将符纸举起来,一开始就已经抱着夺走金丹杀死鹿幽悠的想法,如今事出突然,他原本还担心自己的话未必能让所有人信服,尤其是永慕几个,这符纸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这么说起来,这个弟子倒也没有白收。

    说完,希锦的目光开始变得茫然,有些僵硬地说道:“鹿幽悠,你,你做什么,不要杀我……师父,快救我!”

    要对希锦施策动术并不容易,就算她现在被捆仙绳绑住无法使用正心术,但她始终还是无形山大弟子,心智坚韧,若不是才被以清的事情打击到,她也不可能会被控制住。因此下一秒,她就已经恢复如常:“师父……”

    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以清已经控制鹿幽悠的手把剑刺进了希锦的心脏。

    远处跟着撤走的无形山弟子还有几个槐江燕氏的部下赶来时看到的就是鹿幽悠从希锦的心脏里拔出那把剑的一幕。希音也在其中,那符纸里传来的话很自然的也被大家听到了。

    众人立刻加快速度赶过去,却只见到倒下的希锦,而以清正弯腰半跪在希锦的面前扶着她。

    鹿幽悠的神智被剑上的鲜血拉回来,瞪大双眼看向染满鲜血的剑又看向倒在她面前的希锦,难以相信居然是自己用剑杀了她,可下一秒,她的双手又一次不受控制,提剑刺向正扶着希锦的以清。

    以清让希锦躺下之后,立刻起身挡住了那一剑。

    鹿幽悠知道自己很不对劲,她的双手根本不受控制,不停地用剑去刺以清,那些剑招她从来没有学过,却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居然都使了出来,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就像是自己的意识和身体的动作完全被分离开一样,她明明想要强迫自己停下来,冷静下来,可越是这样,手上的剑招就越是狠辣,似乎有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在指引着她去做这一切。接着,连她的心智似乎都逐渐被这股力量侵蚀,脑子里有人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杀了他。

    她的眼睛里逐渐出现了杀意。

    不过这些招式在以清面前根本不够看,在希音和另外几个无形山弟子赶来之后,他就轻松打落鹿幽悠手中的剑,将她的手反别在身后,强制让她停下来。

    鹿幽悠挣扎着,却说不出话,嘴里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呜呜”声。

    “以清掌教,这是怎么回事?”那几个槐江燕氏的部下着急问道。

    “鹿幽悠是魔族派来的奸细,此前希锦就曾把怀疑她是奸细的事告诉过我,今日想必是刚才她想要对妖君动手,结果露出破绽被希锦发现,所以才会对她痛下杀手,哎,可惜为师还是来晚了一步。”以清瞬间摆出惋惜的模样说道。

    众人一部分拿剑指着鹿幽悠,另一部分去看希锦,他们当然对以清的话深信不疑,把足以杀人的目光投向鹿幽悠。

    希音见状,想要帮鹿幽悠说两句话:“师父,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这么多人里,他和鹿幽悠算是最熟的,他在姑灌山时就很肯定鹿幽悠是普通人,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怎么可能和魔族扯上关系?因此他怎么都不相信她居然会是魔族的奸细,可是看清鹿幽悠之后就忍不住皱起眉,她这满身魔气想要说她不是魔才真的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鹿幽悠也听到了以清的污蔑,原本是想要为自己辩解,可是此时她的意识正在渐渐消失,更不要说辩解了……

    “希锦师姐!”就在这时,那边传来无形山弟子的惊呼。

    只见那边希锦竟然还留有一口气,在看到围上来的无形山弟子和燕氏部下时,她似乎努力地想要说什么,伸手指着以清:“师父……妖君……”

    以清压着鹿幽悠走近,希锦立刻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角,再张嘴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知道自己这是又一次被以清的术法压制,以清给鹿幽悠的剑上早就被他下了咒术还抹了毒,她强撑着一口气却没办法将真相告诉这些人,这一刻,希锦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绝对活不了了,那一刻,她忽然想起当初被罗袂捉走时鹿幽悠对她说的话,身为无形山大弟子,她绝对不能让以清就这么得逞,于是撑着最后一口气捏诀指向鹿幽悠,接着就闭上了双眼。

    “希锦师姐!”

    “晴眉小姐!”

    同一时间鹿幽悠忽然灵台一片清明,已经失去的意识全部恢复,她强行转身,拼着肩膀脱臼也要用尽全力向身后的以清打出一掌。在以清松开钳制,打算捏诀再次使用策动术的之前,鹿幽悠已经咬着牙用没受伤的的那只手捏出一个焚天咒就向以清打过去。

    那团火焰瞬间化作一只真正的紫色鸾鸟,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将鹿幽悠护在中间,张开翅膀扑向众人。这股力量太过强大,原本围住鹿幽悠的众人都被那翅膀上的紫色火焰燎伤,就连以清也没有想到,被逼的连连后退,最后才勉强用剑挡住了,唯有左手的衣袖被烧了一半。以清连忙把左手背在身后挡住手臂上的妖龙鳞,再去看鹿幽悠所在之处,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卿聿在听到符纸里传来的声音之后心脏忽然猛地一跳,手下一顿,差点就被重星击中,幸好旁边永慕即使赶来当他挡住了。

    “我们走!”永慕自然也听到了,不欲再多与重星纠缠,高声说道,然后捏出一诀,空中立刻卷起漫天黄沙,整个天空昏暗得好似要砸下来。

    众人趁机找到空隙一起避开魔兵离开了南海九丘。

    卿聿,永慕和沅离是最先回到无形山的。

    三人匆忙走进合沓殿,只见大殿正中摆着一口棺材,希锦的尸体就被放在里面,好几个平日与她亲近的弟子和燕氏部下跪在棺材前,哭得正伤心,以清和燕应钟站在一旁正说着什么,尤其是燕应钟脸上带着愤愤之色,像是想要杀人。

    卿聿看到希锦的尸体后更加着急,顾不得其他,走到以清面前问道:“幽悠呢?”

    以清一早就准备好了要如何解释,可如今在他的面前却不知为何忽然就说不出口了,现在的卿聿竟能给他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这个人以清一向不放在眼中,不过就是一个有天赋的人而已,连以正、碎墨都败在他的手里,卿聿又算得了什么?或许是因为这个人一直跟永慕和鹿幽悠在一起,自己下意识地把他当做另外那位上神了?大战过后,颢央上神也失去踪迹,听闻是回了神界,莫非他也……不可能,卿聿与他没有任何一点相似之处!这突然冒出的想法让以清有些恼怒,要知道这种感觉自他从成为无形山掌教之后就就再没有出现过了。他以为姜箬死了,永慕重伤,神族对他而言也不过如此,可是刚才把卿聿当做颢央的那一瞬间,他竟又生出了恐惧,仿佛回到了还是风路青的时候。

    以清压住心中的不悦,并不打算回答他的话。

    旁边跪在地上的弟子带着哭腔说道:“那魔女杀了希锦师姐,已经逃走了。”

    “我们要杀了她给师姐报仇!”

    “不可能!”这回说话的是永慕,他同样听到了符纸里传来的话,不管是阿姐还是如今的鹿幽悠,她们绝对不会伤害无辜的。

    “少君若是不信无形山,我们燕氏也是见证,那个鹿幽悠分明就是魔族,一直伪装成人族故意接近你们,只怕还有别的图谋。”燕应钟站出来说道。

    杀了他燕氏长女,这件事槐江绝不会善罢甘休!

    永慕冷哼一声,并不买账:“废话,幽悠要是真的是魔族,我会看不出来吗?”

    “可是如果用碧霞君的力量做掩饰,少君也未必能够发现吧?”以清趁此机会说道。

    永慕上前抓起以清的衣领,别人或许会看在以清的身份上给他留几分颜面,但永慕不会,特别是提到姜箬的时候,他绝不会客气:“你是在故意惹怒我?”

    永慕根本不介意鹿幽悠究竟是哪族,人也好魔也好,她都是阿姐的转世。不论如何,他决不允许这些人污蔑她!

    “以清无意冒犯,想必少君也发觉了鹿幽悠拥有有碧霞君的力量。此前我也有过猜测,想她或许是碧霞君的转世,已经不记得前尘往事,可是后来我得知碧霞君不可能再轮回转世,再加上她不仅想要对妖君下毒,还杀了希锦,由此证明她其实是一个居心叵测的魔族,不止不会是碧霞君转世,更有可能是当初杀害碧霞君,夺取金丹的凶手。”

    以清把话说完后,感觉到永慕的手一松,继而那股力量瞬间变得更强,那是只有当年那个耀灵少君永慕才给过他的震慑力。

    “你是什么意思!”永慕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

    那一刻以清甚至感觉如果自己说错了一个字立即就会被杀掉,如果换成当年的他,或许会真的被这样的压迫震慑,忘记做戏而说出真相,可是现在,他自认为自己与神族的距离仅仅是那颗可以永生不灭的金丹而已。

    “当年碧霞君妖魔之气入体如果没有逼出元丹就会成为妖魔之神,可是这么多年来并不曾听闻有妖魔之神现世,所以我猜想碧霞君仁慈,必定不忍六界遭此大劫所以自己逼出了金丹,而此前我已经确认过,失去金丹之后,就算是神也只会被妖魔之气吞噬,魂飞魄散,根本无法再转世重生,那魔女自然也不可能是碧霞君的转世……”

    “够了!”永慕忽然打断以清的话,眼中竟闪过一丝恐惧。

    可是以清知道,永慕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他已经开始动摇,如今鹿幽悠下落不明,他一定要抓紧时机分化他们,哪里肯停下:“大家难道不觉得奇怪,一个小小魔族为何能拥有碧霞君的力量?唯一的可能就是当年是她夺走了碧霞君的金丹,那么也很可能是她杀……”

    “我说够了!”永慕一掌打过去。

    以清眼睛一闭,默默念了护身咒,可是永慕那一掌并没有打在他的身上,而是打向他身后的巨鼎。

    那巨鼎立刻裂成两半。

    永慕没再说话,大殿之中一时间寂静无声。即使永慕的力量还未完全恢复,但神族恼怒,依旧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沅离,”以清再次打破沉默,高声说道,“当年碧霞君曾有事托付于你,如今你可能把所托之事告诉大家?”

    千年前沅离离开无形山时就说过姜箬有事托付于他,只是当年任以清如何询问他都不肯透露半句,如今他的事已经完成,所以才会回到这里。以清已经基本上猜到姜箬所托为何,有些事由沅离说出来,自然比他更加有效果。

    沅离略一思忖,事到如今他也的确没有什么好再隐瞒的,点头如实答道:“当年碧霞君为保金丹不被妖魔所夺,所以压制了金丹的力量,不过她怕时日一久,她的压制会减弱,若依吩咐我若此后我察觉到金丹的力量出现,就用索灵玉再次压制。”

    “碧霞君可曾说过会将金丹托付于谁?”

    “不曾。”

    其实当初沅离在鹿幽悠身上看出姜箬的力量时也曾有过疑惑,毕竟按照当初姜箬的说法,她更像是打算把金丹封印在某处,而不是交由谁来保管。但是鹿幽悠看起来又毫不知情,所以沅离其实也把她当做姜箬转世,才会把锁灵玉赠给她。

    “那依你之见,碧霞君可会将金丹交给一个魔族保管?”

    “……自然不会,”毕竟当初害得姜箬不得不逼出金丹的罪魁祸首之一就是魔君憾靥,按理说,姜箬应当是会憎恶魔族的。而沅离与鹿幽悠其实没见过几面,可是他也不信鹿幽悠在做戏,于是补充道,“但我第一次见到鹿幽悠的时候,她应当真的不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