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前齐木楠雄帮忙寻找宿傩手指的时候, 五条悟其实就对超能力者的能力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心灵感应、意念控制、等价交换、瞬间移动、念力、幽灵脱体……诸如此类的,数不胜数的能力。”那时齐木星野将宿傩手指的情报带过来,靠在校园一处的走廊上, 偏头跟五条悟闲聊。“理论上来说……除了控制好超能力这一点, 应该几乎没有楠雄做不到的事情吧,所以他一般都带着抑制器, 而没有抑制器的话, 情况就会变得很糟糕……”

    哪怕是无敌如五条悟都被这惊人的能力数量给震惊了,而且这似乎还只是带着抑制器状态下的。

    “……就这么告诉我没关系吗?”五条悟扶了扶额。

    齐木星野歪头看他片刻, 笑起来:“没关系啦, 楠雄让我跟五条先生你说的, 他说他觉得五条先生应该不会乱说出去的?”

    五条悟:“……”他好像感受到了警告的意味。

    也是,对超能力者来说,哪怕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那也只是对其他人来说, 而对他本人来说, 只要有姐姐在,他就是万能的。

    一如现在。

    五条悟在冰与火, 水与风,土与雷……无尽的元素之间挣扎求生。

    幸而他有无下限术式,面对狂轰乱炸的元素攻击, 五条悟勉强还能维持一下最强咒术师的体面。

    但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还手是不敢随便还手的,而且还手了有没有用还不一定……五条悟挥挥手打散眼前火焰留下的烟雾, 咳嗽一声, 试图勾起齐木楠雄的一丝理智。

    “咳咳……楠雄弟弟, 你先停一停, 我们先解决了咒灵的事情再说?”解决了咒灵那就不会有buff加成,小舅子怒气值min,他就能成功规避毒打,好耶,计划通。

    但他那些小算盘早已被齐木楠雄听得一清二楚。

    眼看火焰没什么用,齐木楠雄眼睫一垂,五条悟脚下的土地瞬间凹陷,变成淤泥一般的摸样,将他半截身体拉进了地里。

    五条悟:“……”又能读心又能打,战术和力量都行不通,这怎么玩。

    五条悟叹息一声,咒力运转,将自己从地里拔萝卜似的拔了出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他打量齐木楠雄片刻,决定放空思维,全凭本能行事了。白发青年微微阖眼,将随心所欲发挥到了极致,转瞬出现在了齐木楠雄的身后。

    五条悟伸手,想优先打散对方身上缠绕的灰白雾气。

    冰从五条悟脚底瞬间蔓延上来,五条悟伸出的手刚刚好碰到了一层透明的空气罩上,无法再接近半分。

    他被冻住了。

    下一秒,无奈的最强只好放弃这次攻击,转而使用力量震碎身上覆盖的寒冰,咻地退远。

    “啊嘁。”五条悟揉揉鼻子,一路下来又是冰又是火又是土的,他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这感觉要感冒。

    正想着,一束水柱凭空而起,由于没有攻击性,加上没来得及防备,绕过了无下限术式将五条悟浇了个透心凉。

    “消气了吗——?楠雄弟弟。”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狼狈过的咒术最强撇撇嘴,他双手成喇叭状,大声比比:“你再这样我等会要跟星告状了。”

    这毫无自觉的一声喊可谓是踩爆了地雷。

    刚才还一路沉默只管打人的超能力者看着他,白雾在他周身鼓动,这位无所不能的超能力者唇角缓缓地,扯出了一个恶劣又挑衅的笑。

    你尽管试试。

    竟然敢用姐姐威胁他,这个人,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五条悟没了办法,他心想看来期待弟弟君自己恢复理智是不可能了。他低头拧了拧衣服,又叹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看附近的建筑,只好对此时不知身在何方的夜蛾正道道了声歉。

    “虚式——茈!”

    他想用咒力将齐木楠雄四周的雾气吹散。

    假想的力量倾斜而出,顺着咒力释放的路径一路直冲齐木楠雄而去,很快撞上透明的空气罩,伴随着清晰碎裂的声响,空气罩与粉发少年脸上的眼镜一起碎裂开来。

    已经远离了很多,仍被波及到的虎杖悠仁左右摇晃,以他的体术能力都没站稳,跌倒到地上,而他面前攻击中的学生们也倒了一地,不过因祸得福,雾气再次散开。

    一群学生恢复神智后惊恐地:“啊啊啊五条老师太近了!!!你把宿舍楼炸了!!!”

    五条悟肃着脸,皱着眉,没空理会他们的大呼小叫。

    被虚式近距离冲击的雾气消散了大半,他们很快放弃了继续纠缠学生们,反而集中起来,拼命往齐木楠雄的方向汇聚。

    五条悟试图阻拦,但雾毕竟是无形之物,而且源头没有被解决,无法靠近的情况下,他目前暂时只能做到削弱。

    “楠雄弟弟……?”

    随着咒力带来的余波缓缓消散,灰尘与雾气之后,粉发少年深紫的眼眸露了出来,他无意识地顺着学生们的大叫声一侧眸。

    这一眼,所有在场的人都凝固住了动作,他们从下往上,维持着当前的姿势开始缓缓石化凝固。

    “五……五条老师……?”

    话音未落,他们已经变成了一座又一座的石像。

    五条悟震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因为之前碎冰一直维持着咒力的运转才没有立刻中招,但即使如此,随着齐木楠雄望过来,绝对的力量带着不可阻挡的架势开始从五条悟的脚下往上蔓延,五条悟低头看了看,石化的力量在他脚边与咒力不断抗衡,碎石细细簌簌地掉落,情况不容乐观。

    五条悟环视一圈惨烈的校园,抿住了唇。

    事到如今,他们如果再打下去学生们很可能会因此碎掉……但学生们的石化倒是给了他一丝机会,不用担心领域会给他们带来无法逆转的损伤,他可以使用领域了。

    五条悟重新看向齐木楠雄,到了这种情况,即使是他也只能赌一把了,赌齐木楠雄能抗住他的无量空处。

    在此刻,与五条悟相同,所有的顾虑都已经离齐木楠雄远去了,他的眼中唯有那个讨厌的白发男人,在咒术的作用下,他恨之欲死。

    由雾气带来的负面情绪加成效果仿佛是在油锅里溅了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齐木楠雄没再给五条悟犹豫的机会,抑制器在头侧发出不堪重负的轻鸣,齐木楠雄缓缓举起手,宇宙的某处,有某个巨大的陨石回应了他的召唤,开始不断颤动着动了起来。

    最终,嫌弃抑制器碍事,不方便让他给五条悟天降正义的齐木楠雄抬起另一只手,打算直接摘下抑制器。

    与此同时,五条悟彻底放弃了犹豫,他抬手,比了个术式的姿势,当机立断地使用了领域。

    “领域展开——无量空处。”

    随着宇宙般深不可测的领域展开,无数的信息涌入脑中,齐木楠雄的动作停下来。

    五条悟微松了一口气。

    但没等他彻底放心下来,走到齐木楠雄面前,五条悟忽然瞳孔微缩,他猛地抬头,黑暗中,借助熹微的光看到了飞速从天际往朝学校靠近的陨石。

    猝不及防被脑内过量信息冲击的超能力者头顶的抑制器在此刻彻底报废,他的能力又一次失控了,这回失控得彻彻底底。

    “警告——警告——监测到在途不明攻击——”

    五条悟裂开:“……”不是,弟弟君真的跟他生活在同一个次元吗?

    这是人能有的能力吗?!

    如果不是这一次,五条悟可能真的觉得自己的水准已经到达了自己能力的极限,是最强了。

    但面对这种世界末日一般的场景,他居然又一次突破了自我,紧急之下,居然一连瞬间施展了无数个茈将那块巨大的陨石击碎了。

    无数巨大的石块掉落下来,砸穿了训练场、教学楼、办公楼……整个学校千疮百孔,让人目不忍视。

    筋疲力尽的五条悟在学生们的石像附近停了下来,他确认了一下石像的完好,低低咳着抹去由于咒力使用过头从唇边溢出的血,身上的衣服也不复整洁,到处都是损毁的痕迹和血迹。

    从无下限术式变成了被动起,他都不知道有多久没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但狼狈脱力的白发最强咒术师唇边居然有笑,他微微侧头,看着静立在原地的齐木楠雄:“清醒过来了的话,这里就交给你了啊,弟弟君。”

    雾气刚才在领域中被碾散,一时没有再靠近,逐渐恢复了理智的齐木楠雄僵直着双眼,什么也不敢看,什么也不敢动。

    冷、冷静啊我自己。

    现在最优先的应该不是想怎么杀人灭口,而是先把抑制器和眼镜复原才对。

    齐木楠雄头脑风暴。

    他目视虚空,全神僵硬地站在原地,音色沙哑地开口:“快……”

    五条悟捂着脱臼了手臂站起来,枯竭的咒力缓慢恢复,反转咒术一点一点生效,修复着青年身上的伤口,他没听清对方的话,疑惑反问:“嗯?”

    齐木楠雄满脸惊恐地开口:“比起我,在我修好抑制器之前,快阻止那个咒灵靠近姐姐!!!”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